白柯

?。

【极夜流星/喻黄】关于小朋友谈甜甜恋爱的可能性

*当然100%

*小孩子tla,别带脑子看x

*OOC

—————————————————


  黄少天扯着毛衣领子,他不习惯高领,有点勒的慌。咬秃了皮的指甲在手心里戳了又戳,划弄着“8”似的形状。公交车外的景色没什么好看的,一颠一颠,然后停住了。像黄少天的心,对新生活的憧憬摇曳了几下,停在深处的就只剩想喻文州了 。

  说到底就是转个学,又不是见不到,黄少天拍脑袋摇头的,努力驱赶着脑子里的不开心。

  手机恰如其分的响起来,清脆的“叮铃”声,“少天,到了吗?”特别关心,也只有喻文州。“快到啦。” 然后,公交车上的小朋友做贼似的,左右瞥瞥,生怕有人看见了,悄悄的更认真的在聊天窗敲下:

  “我好想你。”

  小少年把他的喜欢揉进风里,他捧着手机等消息提示音,或者是在对同学说“没有了”后往那人手心里塞两颗被攥的汗津津的糖,都活泼的跳跃在呜呜呼啸的时间里。他们是互相喜欢的,温柔的甜蜜丰盈。

  “放学找你,到了打电话。”

  “我爱你。”(语音)

  现在是上课时间,初三在电子产品这方面真的管的很严格。喻文州手藏在位洞里,两指夹着手机,嘴角忍不住扬着,在无数错杂的目光里,隐忍又清晰的对他的恋人说爱你。

  黄少天木了,耳机传来的声音听的他头皮发麻。明明喻文州才15岁怎么这么会!今天没火烧云什么的也不能和黄少天的脸做对比,大庭广众之下没敢再点开第二遍细品,悄咪咪收藏。然后……黄少天突然福至心灵:

  “喻文州,你不会,谈过好几个吧?”

  黄少天觉得自己好牛逼。

  嗯,据他和喻文州从一个产房到同一个幼儿园到一个小学在到一个初中所知,这位品行良好的班长除了对自己动手动脚动心,没碰过别家大闺女。但是,发出去之后就觉得,我超勇的!

  小喻同学苦心营造的氛围连渣都不剩了。

  但这不管怎么样,都是他喜欢的少天啊。

  

  总算是到家了。在G市市中心,挺繁华。黄少天往床上一歪,摸出手机,离喻文州到还有些时候。一路坐车没怎么想,扫一圈空旷的房间,许久未见的迷茫涌出来了。想想他几乎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过来了,之前爸妈也没给个信,一句话,他突兀的就来了。工作忙工作忙,连搬到新环境的第一个晚上,都得他自己在家里过。哎,黄少天其实不讨厌他父母,他不喜欢从坏的角度揣度人,之前给喻文州发的谈对象当然也是玩笑。

  唉,但真的好冷清。

  热恋期的少年觉得自己差不多五秒钟想一次喻文州。

  好了,他有功夫认真听那句话了。点到和亲亲小鱼的聊天界面。然后……小少天赫然发现,那条关于谈过几个对象的,没回复。

  难道……他心虚了!

  黄少天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立刻决定……

  想想自己的文州对自己有多好,这种傻逼思想赶快滚出脑疆!

  黄少天狂点语音,细品品,不愧是喻文州,绝啦。

  手机铃响了,意味着他马上就能见到那声音的始作俑者。他没接,手机揣兜里,奔向窗边,大声的向下喊:

  “等我!我马上下去!”

  今天的晚霞挺艳丽,黄色的主调,张扬的粉紫肆意渲染在他们二人之间。喻文州努力的抬着脑袋,可他的小太阳只窗口一闪,就噔噔噔踩着楼梯奔向他了。黄少天喜欢走楼梯,在还有三阶的时候“砰”的跳下去,开心的仿佛要飞起来,楼道的窗户还有美好的晚霞倾泻进来。黄少天最后一次“砰”的落地。

  然后,黄少天以保龄球的势头,被喻文州抱进了怀里。

  “走吧,去吃饭。”喻文州胡撸两下黄少天毛。

  “等等一下。”黄少天四处张望了一下,快速的在喻文州脸上亲了一下。

  “好啦好啦快点去吃饭对文州走啦你好慢我先走了……”黄少天在前面走,走得很快,喻文州在后面又是止不住的嘴角上扬。

  他快跑几步,追上了黄少天,意料之内的看到小朋友脸红了。

  好可爱!

  喻文州心情加倍的好,表示这样的黄少天,他可以搞十个x

  他俩并肩走着,看起来倒与普通朋友无异。喻文州悄悄勾住黄少天指尖,小朋友被温暖安顺的圈住。

  车来车往的,烟尘四起。垂暮的晚霞和朝气的他们,人群中不能言说的秘密。无所谓了,再怎么说,他们是小孩子,15岁,本就是疯闹的年纪,他俩别说私定终身了,最露骨的话就是我爱你了。黄少天是纯纯粹粹的喜欢,和喻文州咬咬耳根,牵牵手。反倒是喻文州越来越想栓住他了。

  “喂,喻文州。”

  “怎么了?”

  “你你你谈过几个不是我就问问不是怀疑你一别在意哈哈哈哈不愿意就算了啊哈哈哈哈。”

  “好多个。”

  “????”黄少天面色一凛,眼眸中七分疑惑,两分惊异,一分思索,还有几丝想扇喻文州巴掌。

  “笑着的黄少天,睡觉的黄少天,14岁的黄少天,吃蛋糕的黄少天,亲我的黄少天……”喻文州轻叹了口气,“我可是,见一个喜欢一个呢。”

  “喻文州……你好过分我要跟你绝交。”黄少天掐了一下喻文州的手背,脸却是红的过分,“……竟然还喜欢我睡觉!”

  “噗……”喻文州努力憋笑,喻文州摸摸手背,喻文州把黄少天的手牵过来。

  “对,我喜欢。”

  “喻文州你能不能正常一点!”黄少天继续疯狂脸红,可喻文州又把他的手攥地很紧。

  “我喜欢你,一直是正常表现啊。”喻文州有点委屈的低头,“有什么问题吗。”

  黄少天彻底硬气不起来了,输送的喜欢太多了他要撑不住了,手蜷了几下,“我知道了……没必要说这么多次。”

  “哦,那你说一遍,我就不说了。”喻文州继续委委屈屈。

  黄少天天看看委屈的喻文州,再瞅瞅牵着的手,红着脸不言语。

  喻文州埋头,更加委屈。

  黄少天撑不住了。

  “好吧……只说一遍。”

  “我……我喜欢你。”黄少天低头,又补了一句,“世界…第一喜欢。”

  喻文州爆炸,喻文州心里小人嘤嘤嘤为什么不能天天来看他的小朋友,大庭广众也不能亲亲抱抱举高高,这么可爱的小朋友!

  “我也是,少天。”

  

  黄少天今天吃的巨饱,被喻文州投喂好多。和喻文州一起散步消食,一起三岁小朋友似的数天上其实没几颗的星星。

  黄少天突然一激灵:“文州你还不回去吗,都这么晚了,爸妈会担心的。”

  “嗯。”喻文州又牵住了身边人的手,“少天一个人在家里,不怕吗?”

  “讨厌,但不怕。”

  “是吗……”两人安静的牵着手,和普通情侣无异,“我其实很怕黑。”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笑的无比张扬,“你还怕黑?走夜路会有鬼来抓你的哦。”

  “嗯,要少天一个亲亲才能好。”喻文州盯着黄少天,“要不然我今天回不了家了。”

  “……喻文州你有病!睡大街上吧!”黄少天觉得自己之前的担心简直喂了狗,这人怎么还撒娇怎么这么赖皮!表白之前不是这样的啊。

  算了,他想想转学之后不能天天见到喻文州心里就难过,说不定这是放假之前最后一次见了,要把见不到的这些日子的亲亲都给他。

  他稍微隐蔽身形,在他唇上亲了一下,又在眼角落下一吻。

  霓虹灯五彩斑斓的映着,美丽的不真实。喻文州突然想到飞蛾扑火,这其实是持续几万年的古老本能。它们所走的路线都是垂直于光线的,才会因点光源散射出的光,吞噬了自我。而太阳现在离他这样近,近到和点光源无异,喻文州只能跟随本能——奔向他。

  “好了好了文州你真的该回去了,家里人会担心的,太晚坐车我也会担心的。”黄少天转过脸去不看他。

  “好。”

  喻文州低头,他头一次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原因?他太喜欢黄少天了,就是喜欢,喜欢到他觉得这辈子只会也只能喜欢这一个人。而黄少天不一样,他太好了,很多同学都说他像小太阳一样,太阳……怎么会是他一个人的?

  “少天……”喻文州一直的故作镇定,有些崩塌,“转学了要和同学好好相处。”

  黄少天发现他的手再抖,回握住,惊人的凉。

  “文州。”

  “你在害怕?”

  他突然好难过。就像他从班主任口中得知,喻文州请假是去参加他妈妈的葬礼,而不是什么狗屁的办身份证。作为初二普通学生,他没有权力翘课出班,更何况他根本不知道喻文州在哪里。他忍着情绪坐在班里听课,心里泪水早流成了河。

  黄少天很难过喻文州不愿意告诉他他的痛苦,他时常觉得喻文州身上有太多秘密,他总会用言语掩盖思想。

  至少现在,他明晰的站在自己面前,手心蜷缩的冰凉指尖,让黄少天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思想,他的情绪。

  黄少天抱住了他,用力的。黄少天想趴在他肩头痛哭一场,质问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一切的一切。

  喻文州瞥见那双眼睛,痛苦又愧疚的眼睛。

  他们在月光下接吻,像是要把对方印入骨髓,黄少天环住他的脖颈,鼻尖相触。贪婪的一遍遍确认:我爱他,他爱我。

  “我一直爱你,到你愿意向我吐露一切,我相信。”

  “我一直爱你,到太阳不再升起,因为是你。”

  “所以。”

  “所以。”

  “请你也爱我,好吗?”

  “请你也爱我,好吗?”


—————————————————


评论区请大力骂我。

一想到明早还要醒来就控制不住流眼泪。


我真的。

太太喜欢苏轼了。


就那什么以前自己好矫情看着还有点爽。

(我好像退步了来着。)

淦啊。

我以前写文也太尬了吧。

我草看的我……


我操我是不是最后一个发现的

我cp🔒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勿上升真人

@雏夏倾心—夏初倾 提前祝初倾生日快乐 ! 爱你 !

.
P1 天天

P2 大初倾

P3 小初倾

P4 一个垃圾手写

——————————————————————

初倾她特别好 ! 我画不出她万分之一的好 !